中國·豐寧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務要聞

融資降成本:扶上馬更要送一程

來源: 更新整理時間:2018-10-10 16:24:55 信息瀏覽
支持力度加大,資金活水涌現,部分企業已享政策紅利——

融資降成本:扶上馬更要送一程

今年以來,隨著各項降低中小企業融資成本的政策措施不斷出臺,市場流動性保持穩定,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的動力不斷增強。但值得注意的是,金融機構貸款利率卻有所上行,一些企業對于降低融資成本的感受并不明顯。因此,進一步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應著力聚焦融資難融資貴,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進一步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既是政策導向,也是企業的心聲。今年以來,隨著各項降低中小企業融資成本的政策措施不斷出臺,市場流動性保持穩定,金融機構服務實體經濟的動力不斷增強。

但與此同時,金融機構貸款利率卻有所上行,一些企業對于融資成本降低的感受并不明顯。因此,進一步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還需要提高準確性,聚焦難點痛點。

政策支持力度不斷加大

為提高金融機構服務中小企業的積極性,降低企業融資成本,今年以來央行4次定向降準,增加中長期流動性投放。6月份,央行、銀保監會等聯合印發《關于進一步深化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意見》,加大貨幣政策支持力度,引導金融機構聚焦單戶授信500萬元及以下小微企業信貸投放。

隨著信貸投放力度加大,市場流動性更加充裕,貨幣市場資金利率逐步下行。存款類機構7天期回購利率(DR007)中樞,從去年末的2.9%左右降至今年8月中旬的2.6%左右,甚至一度與銀行間7天回購利率(R007)出現倒掛。江蘇長江商業銀行副行長金文斌表示,今年7月江蘇長江商業銀行向人民銀行泰州市中心支行借了1億元的支小再貸款,享受到了2.75%的“優惠利率”,銀行得以用更優惠的資金支持更多小微企業發展。

同時,今年3月份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設立國家融資擔保基金,通過股權投資、再擔保等形式支持各地區開展融資擔保業務,帶動各方資金扶持小微企業。6月份人民銀行放寬了支小再貸款申請條件,要求創新“先貸后借”的發放模式,加強再貸款、再貼現投向管理……在政策引導下,傳統金融機構加大了對中小企業的扶持力度。從最新公布的數據來看,8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188.8萬億元,同比增長了10.1%。

一些企業已經享受到了政策帶來的利好。例如,嘉興市多嬌服飾有限公司最近成功辦理了“無還本續貸”業務,及時解決了公司下一步投資生產所面臨的資金難題。“‘無還本續貸’業務有效解決了企業普遍面臨的資金問題,使企業免于因資金周轉困難而陷入轉借民間高利貸的窘境。”多嬌服飾公司有關負責人說。

融資難融資貴仍是難點

央行接連加大流動性投放,拓寬了銀行資金來源,貨幣市場資金價格處于低位。但值得注意的是,金融機構貸款利率卻有所上行,總體上看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仍未得到根本解決。

數據顯示,二季度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97%,比一季度提高1個基點,其中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比一季度上升7個基點。民生銀行研究院高級宏觀分析師王靜文認為,這與金融機構的風險偏好下降有關。上半年有些企業出現流動性問題,投資者和金融機構風險偏好降低,信用收緊。再加上受資本、流動性等監管約束,表外資產回表也在一定程度上面臨“轉不回”“接不住”等問題。

“在此背景下,金融機構更愿意選擇跟國企和大客戶合作,進而導致中小企業、民營企業等在這一輪調整過程中融資難度上升。”王靜文說,一些民營企業甚至尋找國有企業合資以獲得融資和享受“隱性擔保”。

武漢某酒店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有些企業之所以感覺借錢更貴,主要原因在于除利息成本之外,企業往往還會面臨各種“隱性成本”,比如擔保、保險、審計等費用。這位負責人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從銀行貸款利率是7%左右;若是找擔保機構擔保,非政策性擔保機構保證金通常是貸款總額的10%至20%,保費則為3%至4%;若是從銀行買保險,一般額外的手續費在4%以上——全部加起來融資成本普遍達到15%。

還有些企業由于難以提供合格的抵質押和擔保物,在銀行貸款途徑不暢的情況下,轉向民間借貸。一位民企老板告訴記者,現在民間借貸利率大多在10%以上,意味著企業將面臨更大的還款壓力。

除了貸款,債券融資也是民營企業的融資渠道之一。今年6月,央行擴大再貸款、MLF擔保品范圍,將不低于AA級的小微、綠色和“三農”金融債券,AA+、AA級公司信用類債券,優質小微企業貸款和綠色貸款納入合格擔保品范圍,進一步加大對小微企業等領域的支持力度。

但是,小微企業發債難的情況依然存在。東方園林董事長何巧女表示,雖有政策利好,但在表外資金回歸表內之后,銀行對配置3A評級以下民營企業的信用債仍然非常審慎,公司重啟發債的難度較大。

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一方面是有些企業面臨融資難融資貴,另一方面金融體系“有錢”難以用出去。如何進一步破解這一矛盾?專家認為,當務之急是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建議,應該繼續通過貨幣政策的定向措施和相關監管舉措,引導商業銀行向小微企業、民營領域增加信貸投放。可以考慮運用相關的政策工具適當補償銀行風險。例如,從政策工具定價方面著手降低銀行融資成本。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剛進一步建議,應適度放松對銀行的宏觀審慎評估(MPA)考核,讓銀行有更多的表內額度,承接表外資產回表。同時拓展銀行資本補充渠道,如支持銀行發行可轉債或增發股票等。

從銀行角度看,金融服務要滿足企業融資需求,關鍵還在于主動作為和持續創新,特別是在企業貸款抵押、擔保等方面,需要著力降低企業融資門檻,縮短融資鏈條,減少“隱性成本”。浙江楊墩生態休閑農莊有限公司負責人建議,在風險可控的條件下,銀行等金融機構可以逐步擴大企業采用知識產權、商鋪經營權、商業信用保險單等質押貸款業務。推進農村承包土地經營權、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使用權抵押貸款、知識價值信用貸款等試點工作。同時,銀行需規范與第三方機構的合作,避免為無擔保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提供增信服務以及兜底承諾等變相增信服務,避免與無放貸資質的機構共同出資發放貸款等。總之,要盡量凈化企業借貸中間環節,提升企業貸款的直接可得性。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認為,銀行還可以根據不同企業的發展特征,創新金融產品和服務,比如推出“一次授信,循環使用”“無還本續貸”等,減少“過橋”“倒貸”等需求而增加額外成本。(記者 李華林)

友情鏈接

冀公網安備 13082602000021號

安全聯盟安全聯盟站長平臺
网球比分怎么计算